寻找“天知道”

关雎尔X明诚

请问这对CP有没有太太写??好想(✪▽✪)

顺便推荐一篇JJ上的《阿诚的欢乐悚之旅》,诚关CP不是很明显,不过我的CP心被勾起了,哎呀呀😍

金轮法王和郭襄,这对cp够不够冷?

突然觉得这剧要是在大唐芙蓉园取的景就好了

想写同人,搜了一下唐大明宫的平面图。想起来看某剧宣传的时候提过的 大唐芙蓉园 ,又搜了一下景区图,发现还挺美的。然后,就想起了剧中的布景,突然觉得唐人怎么恁会省,竟然都没去实地取点景。

突然觉得写这同人,还应该了解了解唐史,然后走一下唐大明宫,心好累,感觉写不下去了😭😭😭

【李涵×飞鸾】第二章 情不知所起(上)

       他想他一定是睡了很久很久,久到有许多回忆都恍恍惚惚了,不知今夕何夕。

       梦中之事记忆犹新,他问王福荃他昏睡了几日?昏睡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何事?

       王福荃一一道来,最后说了句:“皇上,黄才人此时已回狱中,胡婕妤这几日也曾有求见,只是老奴想着皇上您虽龙体欠安,想必也不忍心胡婕妤劳心劳力在跟前伺候,所以就让她在紫兰殿候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想到梦中之事,再思及黄轻风入狱前的说辞,李涵心里烦躁得很。他拿起手边的药碗,一仰喝下,推开王福荃递过来的蜜饯,就要起身,结果差点摔下床,幸亏王福荃眼疾手快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王福荃向来是有眼色的,这便回到:“方才皇上刚醒,老奴已经派人往紫兰殿递了话,现如今胡婕妤必是已在来的路上了。至于黄才人,她在狱中,多有不便,皇上您还是等养好了身子再去探望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了,飞鸾向来是担心她轻风姐姐多过担心自己,这来的若是莲藕飞鸾,必不会替轻风求情,且等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心里想定,李涵便问起来自己的身体状况。太医一直在侧殿候着的,此时已侍立床边了,李涵问起便立即走过去望闻问切,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皇帝只是思虑过重,再静养几日便好。然后稍微调整了一下药方,又交代了王福荃几句,就告退了。(太医内心戏:值班了那么久,终于可以下班了!)

       不一会,就有人来报“胡婕妤求见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宣!”

       “且慢,福荃,快拿湿帕子给朕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   李涵净了面,又让王福荃拿椅靠引枕垫着半坐好了,才宣了飞鸾进殿。

       李涵以为自己会气飞鸾的不辞而别,会气她联合轻风做了个人偶来欺骗自己,还想着要义正言辞的教训教训她,好让她长长记性,别总是胡来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,当看到飞鸾,什么气,什么教训,什么什么都忘了,只想把她捧在手里,放在心里,哪里忍心喝责半句?

       他拍拍床沿说到:“飞鸾过来坐。”她还是有些怯生生的,他牵起她的手,“那么柔软的手,怎么会是莲藕做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我是真的飞鸾,不是莲藕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李涵听闻,便抬眼认真地看着她的脸,目光里带了些痴迷,也带了些探寻。他抬起手,想要摸一摸她的脸,她便下意识地躲了躲。他有些落寞地垂下手来,顾影自怜的说起来“你果然不是莲藕人,莲藕人不会躲朕。”

       飞鸾脸上便浮起了一丝尴尬。“陛下,您的病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太医说只是思虑过重,休养几日便好的,你不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既然我回来了,陛下也没事了,是不是可以把姐姐从牢里放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哪关得住她,那大牢她不是来去自如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飞鸾一时语塞,那大牢确实关不住姐姐。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陛下,姐姐说,这回没有您的圣旨她是不会出来的。姐姐对您的心意,难道陛下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朕真的不清楚,她不是已经越狱出去了吗?怎么又回到狱中了?既带着你回来了,又偏要住到牢里去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当初入狱是个什么罪名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陛下,”飞鸾低下头,有点局促地玩着握着她的李涵的手。“姐姐也是因为担心飞鸾嘛,这次如果不是姐姐及时赶到,飞鸾也回不来了。您就当是为了飞鸾,原谅姐姐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她若真正担心,那为何不早些去寻你,偏等到推了那莲藕做的人偶掉河里了,入了狱中,才逃出去寻你?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,那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飞鸾抬起眼焦急的看着李涵,一时想不要如何作答,因为确实不知道姐姐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李涵看飞鸾如此,却有些不忍再为难她。“好了,你都平安回来了,又提出这样的请求,我会尽快放了她出来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飞鸾听到,立刻抛开了刚才的问题,兴高采烈的问“那陛下,你什么时候去接姐姐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好像没说要去接她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您不去的话,姐姐会伤心的。”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
       李涵终究是耐不住飞鸾的哀求的,顺从地去了狱中接黄轻风。

       李涵去到狱中,听着黄轻风漏洞百出的辩解,有些心不在焉,也有些于心不忍。她俩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,但具体是什么事,还有待调查。至于那个传说能做出人偶的永道士,他得找个时间问问全主簿,以辨真伪。到底是道士,还是妖物。目前最重要的是处理前朝积压了好几天的政务。先把他们都带回宫“静观其变”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李涵如此做了决定,就果断的务他的正业去了。不曾想这“静观其变”,竟真的观出了些奇变!

       飞鸾急着去见她的“情郎”,迫于宫中加派守卫的压力,竟向他坦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飞鸾变心了,不,或许飞鸾的心从未在他身上过。想到这点,李涵的心都在淌血,他甚至觉得自己都死了一回,不,是千百回,但凡想到这件事,都要死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他突然恼恨起黄轻风来,总觉得倘若她没有推飞鸾下水,现在或许不是这样的处境。一定是当时派李玉溪去找飞鸾,李玉溪救飞鸾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,飞鸾才爱上他的,否则怎么之前一点这样的苗头都没有呢。什么莲藕人,不过是黄轻风的一派胡言,全是她黄轻风为自己开脱之辞。飞鸾待她如此亲厚,没想到她竟然为了独占朕的宠爱,把飞鸾推出去,真是太可恶了!

       “砰”拳头砸在桌子上,震得茶碗的盖子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爱意难消,恨亦难平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【李涵×飞鸾】第一章 梦一场

看到莲藕飞鸾和李涵相处那几集的时候,觉得很有爱,就是萌了莲藕飞鸾和李涵。后来为了写这个去补剧,发现黄桑很尴尬的和飞鸾说了句“和莲藕飞鸾相处的时候我甚至疑惑我当初是不是真的爱上你”,于是这小莲藕和李涵的文就写不下去了,不知道用个什么题目,真心抱歉。比上次发《相见欢》多了几百字,看过的可以直接跳到后几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    梦一场

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觉得他一定睡了很久很久,久到他已不知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  当李涵醒来的时候,正是烈日当空的午时,阳光刺眼得很。他撑手起身,发现自己穿了一身粗布麻衣。他一时有些懵圈。

      他看着窗外草地上那件属于他的绣金锦衣,慢慢回忆起了那日的事。

      是了,那日他因目睹飞鸾被轻风推下河,遍寻不着,气急攻心。加之连日处理繁琐政务,积劳成疾,晕倒在了太和殿。然后呢?然后他怎么莫名到了这的?   

      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慢慢踱出了屋外。想来带他来此处之人并无恶意,否则自不会留他性命。然则是何用意,他目前也猜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这不过是间简陋的柴屋,四处并无人烟。周围就是一片林子,屋后倒是有一处瀑布,瀑布下的水潭周边长着大片茂盛的荷叶荷花。他不禁想起来飞鸾那日带他去太液池泛舟采荷的情形。心意动间,飞鸾人就从潭边的荷丛中冒出个头来。 

      她头顶着一片大荷叶,软萌软萌地嘟着嘴,看到李涵就兴奋地喊了起来:“陛下陛下,快来快来,泡在水里很凉快很舒服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李涵微笑着看着飞鸾,由衷的喜悦便在心底荡漾开来,他心里一阵轻松。他还以为他再也见不到他的飞鸾了。

      他想走过去,牵一牵她的手,揉一揉她的发顶,他太想念她了。

      他那日还以为他会永远失去她了呢,那种心尖发颤的恐惧感,他是再也不想体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他才迈出了两步呢,飞鸾又缩回了荷花丛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个调皮的女子”他心里想着,不自觉便叹出了声来。哪知这莲藕做的小飞鸾耳朵尖着呢,他这厢刚闭上嘴,那边飞鸾又冒出了头。“陛下,我才不是调皮呢,岸上太热了,我都缺水了,所以才泡水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李涵脸露一个无奈的微笑,一边向前走,一边哄着小飞鸾“是是是,我的小飞鸾不调皮,飞鸾啊,是天下最乖的宝宝了!”

      “我才不是宝宝,我是小莲藕!” “啊!”小莲藕飞鸾似乎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,立刻捂住嘴又缩回了荷丛里。惹得李涵忍不住又想逗逗她。

      他走到谭边,把手伸进潭水里来回拨弄着,“让我捞捞看,能不能捞到我的小莲藕啊”

      潭水清凉,驱走了烈日曝晒的灼热感,果然像飞鸾说的那么舒服啊!他不禁也想像飞鸾一样,泡进水里。可当他脱了鞋袜,想要继续的时候,突然忐忑起来。他想起了那日飞鸾撸起水袖,露出一节白生生的手臂,伸到他面前对他说“陛下,你吃一口嘛,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   这样一想,就让李涵感觉更热了几分,他想到水里的飞鸾或许……他四处看了一下,发现潭边的草地上并没有飞鸾的衣物,心下好奇,嘴里便问了起来:“飞鸾,你的衣服呢?需要我回屋去帮你拿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哗啦啦一阵水声,飞鸾便从手边的潭水里冒了出来。她露出两只小手扒着岸边,歪着头看着李涵。“不用帮我拿衣服,我要在潭里泡一整天的,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再起来。天气那么热,你真的不打算下来泡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嫩生生的脸庞还挂着几颗水珠,阳光照射下晶莹闪烁。映在李涵眼里边似染了一层光晕,仿若瑶池中的仙子。他爱怜地抚了抚她的脸,柔声说到“你泡了那么久,不会觉得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飞鸾歪着头趴在岸边,眼睛半眯着,仿佛才出水一会儿,整个人都不精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涵拍拍飞鸾的顶着一张荷叶的脑袋“飞鸾,起来,到屋里再睡,你这样子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鸾打了个哈欠,梦呓似的说“不要上岸,在水里睡最舒服了”这样说着,飞鸾整个身子都开始往下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涵赶紧扶住她的肩,一边要摇醒她,一边提高了音量喊“飞鸾!飞鸾!醒醒,快醒醒!到屋里睡!”可是他手上却越来越使不上力气。别说把飞鸾拉起来了,连他自己也随着飞鸾往里边沉。他心里着急,却毫无办法。等他自己也被水没了顶,手里扶着的飞鸾竟瞬间变成了一节节的莲藕,随着水流漂走了。他想喊,刚张嘴就呛到了,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太和殿内,王福荃吓得不轻,赶紧把皇帝扶起来一点,给他拍背。之前喂了那么多次药,都一点反应也没有。这次一呛,倒是把皇帝给呛醒了。也算因祸得福了。

        李涵睁开眼,慢慢环视四周,原来他还是在皇宫里。

        物是人非,原是梦一场。

在jj上看到的一篇汉惠帝刘盈和外甥女皇后的同人文,已完结。觉得写得挺好的,我挺欣赏的。奈何点击量太低,留言也很少。所以带来这里推荐一下。顺便呼吁一下作者回归。希望作者看到不以为忤。大家喜欢的话去jj支持一下作者吧。

作品:嫣侣盈俦
作者:珞肖

好文推荐。写的是吕后孑然一身的女王之路吧。可悲可叹。

在jj上看到的一篇汉惠帝刘盈和外甥女皇后的同人文,已完结。觉得写得挺好的,我挺欣赏的。奈何点击量太低,留言也很少。所以带来这里推荐一下。顺便呼吁一下作者回归。希望作者看到不以为忤。大家喜欢的话去jj支持一下作者吧。

作品:嫣侣盈俦
作者:珞肖

在jj上看到的一篇汉惠帝刘盈和外甥女皇后的同人文,已完结。觉得写得挺好的,我挺欣赏的。奈何点击量太低,留言也很少。所以带来这里推荐一下。顺便呼吁一下作者回归。希望作者看到不以为忤。大家喜欢的话去jj支持一下作者吧。

作品:嫣侣盈俦
作者:珞肖